邯郸市老区建设促进会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外地见闻 > 浏览正文

兴田镇的红色南树村

作者: 来源: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年04月13

红色南树村

南树村也称南树下,是兴田镇辖区的一个老区基点村,位于福建省武夷山市兴田镇东南方向15公里处。在革命战争年代,是建浦苏区的中心,虽然没有轰轰烈烈的革命大事件,但工农运动开展的如火如荼,革命烈火在南树的土地上熊熊燃烧,直到解放前夕,书写了南树人民革命斗争历史的壮烈诗篇。

3月4日,是一个雨后转晴的日子,呼吸着空气有一种清新的感觉。我先坐班车到兴田,然后坐村主任邱财富的车到南树。

春寒料峭,路边的小草在寒冷的春风着伸展着,摇曳着细细身躯,有如欢快的舞蹈,欢迎客人的到来。邱主任也娓娓道出南树村的革命历史,我仿佛着身于战火纷飞的革命年代,眼前浮现出南树人民投身革命,冲锋陷阵的英雄壮举,约半个小时就到了南树村。

万里茶道拱门
万里茶道拱门

走进南树村,一股茶叶的清香扑面而来,村主任邱财富介绍道:“南树是一个产茶大村,现有茶山近万亩。”举目望去,满山茶园尽收眼底,一层一层的茶垄如水纹波浪在春风吹拂下演奏着南树悠久的茶叶历史。

一、南茶寺:见证万里茶道起点

南茶寺,又名大王寺,座落在南树的横埂自然村。根据碑名记载:建于明洪武年间,至今有四百多年的历史,因南树盛产茶叶得名。

邱主任说:“一般人认为,万里茶道的起点是下梅,其实是在南树。”我听了带着疑问思索着:下梅,并不产茶,至今也没有多少茶山,南树却盛产茶叶,为何万里茶道起点在下梅?邱主任说:“当时与外界联系茶叶贸易的邹氏茶商是下梅人,又从下梅装船水运,故被人们误认为万里茶道的起点是下梅。”

原来是这样。当时,南树村是松溪、政和来往武夷山的重要通道。在万里茶道兴起的时候,松溪、政和的茶叶运至南树村,搭南树茶叶的便车一起打包整理,经荷墩挑运到下梅,由下梅的邹氏茶商收购装船水运,外出分水关,一路到欧洲,形成万里茶道。

茶叶繁荣了南树村,使南树村富甲一方,为方便来往茶商的停留客宿的需要,将大王寺扩建改名南茶寺,一时南茶寺茶商云集,南茶寺见证万里茶道的起点。

南茶寺碑
南茶寺碑

遗憾的是,南树有着辉煌茶叶历史为什么会中断败落?由于南树茶叶品质优良,深受茶叶贸易商的喜爱,为了能够保证及时拿到茶叶,纷纷预付订金。可是茶叶是有限的,不能及时交货供应,催货又紧急,实在没有办法,就用南树山上一种与茶叶长得极其相似,又有点茶叶味道的小树叶代替发货,对方发现不诚信,中断了茶叶贸易。就这样衰败了南树的茶叶贸易,从此,大伤元气,一厥不振。 我站在南树村的“万里茶道起点此茶园”的拱形大门,细看两边的楹联,思绪万千,昔日的风光何时再现?

南茶寺还是南树村重要的革命遗址,1931年正月,回潭战役后,建浦区苏维埃政府从东源村的李氏家祠迁移到横埂的南茶寺。

二、横埂村:被烧灭的基点村

横埂是南树的一个老区基点村,我们行走在横埂村,没有看到一幢老房,全是解放后修建的新房。曾担任过民办老师、民兵营长的村民曹仁贵介绍说:“全被敌人烧光了。”

在苏维埃时期,为了适应革命形势发展的需要,在横埂村设立或迁移过来的许多工作机构,先后有闽北红军战地医院、闽北兵工厂横埂分厂、红军碾米厂、红军食堂、建浦区苏维埃政府等等,在这些部门工作的几乎是南树人,为支持革命斗争、巩固苏维埃政权作出重要贡献。

南树是建浦苏区的中心,横埂村成了敌人进攻的目标。特别是红军战地医院收留许多红军伤病员,从红军战地医院一直排到村口,没有病床老百姓就提供谷席铺在地上加点稻草给伤病员,得到百姓的悉心照顾,敌人欲除之而后快。南树人民知道,红军是为穷人打仗受伤,主动担负护理伤病员的任务,千方百计地掩护不让落入敌人虎口。1932年10月,国民党钱玉光旅一部进攻南树,放火烧了横埂村。行为恶劣到丧心病狂,把横埂村全部烧光,不留一幢房子,成为废墟。战地医院、兵工分厂、红军碾米厂、红军食堂、南茶寺等统统化为乌有,也烧死许多百姓和红军伤病员,致使横埂村的百姓流离失所,背井离乡,逃荒外出。

烧得房屋,烧不了南树人民对革命的坚强斗志。烧得村庄,烧不了南不了南树人民对敌人的满腔怒火,南树人民紧握拳头,继续战斗。

三、李氏家祠:两度成立苏浦区苏维埃政府

南树的东源自然村是一个以李姓居住为主的古村落,村内建有李氏家祠。来到李氏家祠,门口长满杂草,地面还是雨后积水,大门是白色的青砖砌立上去,门顶上方还烧造各种砖雕图案,显得精致。每一个图案都有一个文化内涵,显得底蕴深厚。走进去,里面宽阔,仅剩下四周墙壁,墙面有火烧的痕迹。曹仁贵介绍说,“别看这幢破败的李氏家祠,深深地烙上革命印记,火烧的痕迹是敌人放火烧毁留下的。” 

李氏家祠
李氏家祠

第二次上梅暴动后,南树人民参加革命热情高涨,随着乡村苏维埃的纷纷建立,革命进入新阶段。1930年3月,杨峻德、王瑞元率领红军五十五团第十连(红十连)到南树,建立建浦区委,区委书记周必书,并组建区游击队,把南树革命推向高潮。1930年5月,建浦区苏维埃政府也在东源的李氏家祠成立,领导建浦苏区的革命斗争。此时,建浦区委、区苏隶属崇安县委、县苏。

为了适应革命的需要,1931年9月,建浦区委、区苏扩大建浦县委、县苏,机关设在五夫街,下辖崇安大将区(一区)、建阳回潭区(二区)、浦城坪地区(三区),南树属于建阳回潭区。

由于肃反的扩大化以及左倾路线的错误领导,在革命内部造成恐慌情绪,给工作带来严重影响,加上敌人又不断向苏区进攻,建浦苏区面积不断缩小。1932年11月,闽北分区委决定撤销建浦县委,在李氏家祠二度成立建浦区委、区苏。下辖东源、南树、上下厅三个乡,区委书记吴耿漠、区苏主席彭进咕,并建立赤警连,连长唐漫咕。直到1935年1月,随着闽北苏区的陷落而陷落。

曹仁贵介绍道:建浦苏区陷落时,在李氏家祠展开激战,为保卫苏维埃政权,建浦区苏的一个警卫班坚守阵地,敌人久攻不下,放火烧了李氏家祠,警卫班全部壮烈牺牲。

建浦区委、区苏两度在李氏家祠成立,大大丰富了南树村的革命历史,奠定了南树村在建浦苏区的中心地位。环视李氏家祠,眼前浮现出敌人放火烧毁李氏家祠的熊熊烈火,这烈火如同革命烈火,化成一个个火球,投向敌人,反将烧毁欺压在人民头上的一切反动势力,直至最后胜利。

四、东源桥:回潭战役的集结地

东源村的东源桥是建于明末清初的古廊桥,是南树通往建阳回潭的必经之路,行走在桥面上,廊桥破败不堪。村主任邱财富说,“现在的东源桥是解放后重建的,原来的古桥是一座宏伟壮观的桥,在苏维埃时期,也被敌人烧了。”

东源桥
东源桥

东源桥是一座革命的桥,是一个留传革命故事的桥。那是在1931年正月,驻扎在崇安的土著军阀和国民党刘和鼎部出动一个营,又纠集附近民团,大刀会共七、八百人大举进攻回潭苏区。黄立贵率领的红军五十八团也赶到南树,在东源桥召开会议,研究作战方案,与赤警连、游击队、赤卫队一起在东源桥集中,开赴回潭与敌作战。经过八个小时的激战,歼敌160多人,缴枪150多支,以及战利品无数,取得回潭战役的胜利。

回潭战役的胜利,与南树人民的支援分不开的,是南树人民支持革命的一个缩影,永载武夷山武夷山革命史册。

敌人不甘心回潭战役的失败,竟放火烧了东源桥。目睹东源桥,那坚实的桥墩,仿佛是南树人民革命的坚强意志,不论条件多么恶劣,敌人多么猖狂,南树人民屹立不倒。桥下清澈见底的溪水发出哗哗的流水声仿佛是革命的呐喊声、战斗的号角声,激励南树人民不断投身革命,不畏艰险,永不退缩,直至最后胜利。

南树人民对东源桥怀着深厚的革命情谊,为了纪念,更名“东源红军桥”,增添革命情愫,让革命故事代代相传。

南树人民为了革命,前赴后继,英勇战斗,付出重大牺牲。虽然坑口的东盆坑被敌火烧七次,但全村没有被烧毁。可是南树的横埂村竟被敌人全村烧灭,比车盆坑更惨忍。还有李氏家祠、东源桥、南茶寺、碾米厂等全部被敌人烧毁,其烧毁程度远惨于武夷山任何一个村,但南树人民没有被吓倒,革命烈火越烧越旺。邱主任说:“在革命战争年代,南树有近400人参加革命。1934年是南树人民和村庄遭受催残最严重的一年,单是这一年,被烧的自然村有9个,房屋104栋,被枪杀群众165人,被拐卖妇女300多人,被灭绝154户,人民财产被抢劫一空,大都流离失所,无家可归,遭受的苦难和悲惨真是难以形容。”

今天,南树人民为了铭记革命历史,让红色基因深深地溶入南树人民的血液,转化建设美丽南树的动力。村书记谢荣清说:“村里将在与回潭交界的山顶修建烈士陵园,在李氏家祠修缮革命历史陈列馆,在横埂重建南茶寺,弘扬红色文化,教育下一代不要忘记历史。烈士的鲜血换来今天的幸福生活,珍惜现在,希望未来。”

有着光荣革命历史的南树村,在党的政策指导下,用勤劳智慧的双手,把南树建设成为一个欣欣向荣的美丽老区新农村。如是:

  青山绿水终不老

  老区红旗永飘扬

上一篇:用心为老区鼓与呼 下一篇找穷因拔穷根 扶贫攻坚加速推进
主办:邯郸市老区建设促进会 Copyright 2013-2015 www.hdlq.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310-0000000 邮箱:124780520@qq.com 联系地址:河北省邯郸市